近兩年,作為“兵家必爭之地”的車險市場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嚴酷時刻。安永在最新發布的《2018-2019保險業風險管理白皮書》中表示,車險在財險市場中呈緩慢發展態勢,且已遭遇發展瓶頸。除了行業內部的“地板價”競爭外,渠道的費用贖買、大量營銷費用流向中介渠道、理賠端費用不透明、保險欺詐等都是車險業面臨的困難。

商車費改以來,賠付率上升、綜合費用率下降的“良好愿景”,卻演變成綜合費用率不斷上升、賠付率不斷下降、綜合成本率持續攀升、全行業承保利潤不理想的現實。“報行合一”之后,“違規套費”和經營數據造假的頑疾仍然不斷顯現,監管部門為此再出重拳,今年以來至少有66家保險公司地市級機構被叫停車險新業務三至六個月。

行至改革深水區,我國車險行業是時候做一些改變了。



車險陷入發展瓶頸

從上市險企最新公布的2019中期業績報告來看,車險在財險中“一支獨大”的光環正在逐漸褪去。人保財險和平安財險的車險保費增速分別為4.1%和9%,處于持續承壓狀態。其中,人保財險的非車險保費占比已經達到46%,成為拉動財險保費增速的主要力量。2018年,車險保費同比增長5.66%,增速放緩。而且,去年車險還讓出了承保利潤的頭把交椅,僅實現10.53億元,同比大幅減少85.75%,不及保證保險和農業保險。

安永認為,車險市場發展遭遇瓶頸,首先是受到商業車險費率改革推動商業車險單均保費下降、保險公司保費收入剛性減少的影響。其次,中國車市進入轉型期,新車銷量首次呈現負增長,市場增量不足。同時,機動車保有量的增長刺激了二手車市場的發展,由于二手車所有權的轉讓不會產生新的保費,二手車市場在一定程度上拖累機動車輛保險保費的增長。另外,市場陷入了非理性競爭的怪圈,市場實際銷售費用不斷攀升。自商業車險費率改革后,商業車險費率浮動系數下限進一步下調,一些財險公司在自主核保、自主渠道這兩項系數上擁有了一定程度的自主定價權,卻出現了車險費率擬定不合規的現象,不正當競爭重現,極大地擾亂了當地車險市場。

車險費率改革的一系列政策措施的落地給財產險公司帶來了巨大壓力,尤其是對于依靠高額手續費吸引客戶的中小財險公司更是如此,但這將是行業健康良性發展的必經之路。車險費率改革通過擠壓費用空間,將引導車險競爭從價格轉到產品和服務,促使財險公司開發更多差異化產品、提升行業整體服務質量。


亂象整治不能松懈

車險行業發展陷入遲緩期但是亂象依然,使得車險市場監管力度不斷加大。今年以來,銀保監會緊鑼密鼓出臺多項政策措施,不斷向車險業務中利益輸送的違規現象“開刀”。

據記者梳理,車險市場違法違規行為仍然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一是通過給予或承諾給予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利益變相突破報批費率水平,保險公司通過代理人或業務員返還現金的方式比較普遍;二是通過虛列其他費用套取手續費變相突破報批手續費率水平;三是費用數據不真實,保險公司向中介機構承諾支付高于報批水平的手續費率,但不及時入賬。

保險中介市場毫無疑問是車險亂象的重災區。目前國內市場中八成的車險業務由保險中介代理完成,相比于保險公司,汽車經銷商往往更加貼近終端的投保客戶即車主。換言之,保險公司和投保客戶之間隔著“經銷商”,保險公司“擺脫”不了經銷商。受限于“報行合一”車險政策的約束,各保險公司車險業務存在費率固定、產品同質化問題,很多保險公司被迫只能通過價格、渠道優勢來搶占市場。與此同時,保險中介公司會通過虛列支出、虛構中介業務幫助保險公司套取費用。

針對車險中介亂象,銀保監會最近開展了4S店捆綁保險專項整治行動,通過自查整改、開展重點抽查、總結報告三個工作階段,對情節嚴重和存在重大違規問題的4S店將采取停止業務、吊銷業務許可證、將其清除出保險中介市場等處罰措施。

除此之外,2019年以來,單就車險監管,銀保監會已下發了5份文件。其中,《關于近期車險市場監管有關情況的函》對整治車險市場亂象的情況和存在問題進行了總結和通報,24家財險公司的車險業務被叫停,同時明確,對于單家財險公司在轄區內連續有多家地市級機構被叫停車險業務的,可在全省范圍內暫停車險業務。為不斷深化的商業車險費率改革營造良好的改革環境,為車險市場發展創造健康的競爭環境,本著這樣的目標,監管機構的鐵腕政策也只會越來越嚴。


如何突圍車險之困

車險從增量市場轉向存量市場,打法應該做些改變。在過去的增量市場中,保險公司野蠻生長,跑馬圈地即可,不需要過多的精細化運營、不需要過多的續保,因為拿手續費去搶奪新增市場效率最高。但面對4S店大樹將傾以及種種市場環境挑戰,保險公司如何在存量時代實現車險“突圍”?

當下車險的亂象和困局恰恰說明改革時機已經成熟。商車費改只是政策引導,車險想跨越到新的發展階段主要還是靠夯實汽車行業數據、技術基礎、加快科技進步以及提升險企自身的經營能力。

車險精細化經營勢在必行,千人一面的車險實質是低風險車主補貼高風險車主,低風險車輛補貼高風險車輛,基于車型安全、駕駛人經驗等因素的定價十分迫切。同時,“保險科技+人工智能”的崛起之勢,將會把車險“剛需性、標準化、定制型”的產品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車險后市場領域值得深耕,險企完全可以連接修理廠、汽配商、公路公司、調查公司、救援機構理賠和車后服務商,從而構建完整的車后服務生態圈,進一步提升險企服務能力。業內資深車險專家認為,“車險品類運營+后市場產業平臺+車主服務商”的閉環才是我國車險價值鏈壁壘構建方式。從車主角度考慮,車輛維修和車險服務合并是一個很順暢的方式。這也是為什么一些車險個人代理不厭其煩地為車險用戶解決撞車后的“理賠”“維修”問題的原因。

未來車險理賠和后市場服務生態的建立和網絡化,應當以數據為基礎、系統為載體,關鍵是讓車險理賠服務生態中的各方在數據透明的前提下,利益上達成一致和可持續發展。車險理賠和服務不應該只有上游的集約化,保險必須與下游合作,通過數據、系統、合理的利益分配和激勵機制,促進一體化、透明化,實現交易成本降低、服務效率提升、用戶體驗改善。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關閉窗口】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_色www亚洲免费_天天综合网_色天天综合网视频网站